<noframes id="7tvxt"><pre id="7tvxt"><ruby id="7tvxt"></ruby></pre><track id="7tvxt"><strike id="7tvxt"><strike id="7tvxt"></strike></strike></track>

      <pre id="7tvxt"></pre>

      <noframes id="7tvxt">

          澎湃Logo
          下载客户端

          登录

          • +1

          中国制造十年进化论丨合肥:“芯屏汽合+急终生智”跑出黑马速度

          澎湃新闻记者 彭艳秋
          2022-12-27 07:23
          来源:澎湃新闻
          ? 财经上下游 >
          字号

          合肥这座城市的经济发展速度之快,有目共睹。

          近十年,合肥GDP由2012年的4168亿元,跃升至2021年的1.14万亿元,在全国城市的位次由第32位,跻身至第19位,每年跨上一个新台阶。而合肥2004年时的GDP仅为0.07万亿,在6个中部经济带省会城市中排名垫底。合肥用近20年时间前进了约60名。

          新中国成立之初,合肥工业仅有一家小发电厂、一些铁匠铺和卷烟小作坊,年工业产值不足千万元。1952年刚刚被指定为省会之时,也只是一个“其貌不扬”的小县城。

          上世纪七十年代,安徽举全省之力接纳中科大,为合肥“科教名城”的地位打下了基础。八九十年代,把家电产业作为发展重点的合肥,先后培育了多个本土品牌。2004年中央提出“中部崛起”战略,合肥抓住了这个契机,20年的时间,跑出了黑马的速度。近年,合肥发展出“以投带引”的招商引资模式,合肥的传统产业集群也从单一的家电产业,扩展到汽车、装备制造等产业。

          从默默无闻的边缘城市,一跃成为备受热捧的明星,被外界誉为“最牛风投城市”。一次次踩准节奏,成就了今天的合肥。

          “霸都”造车

          经济快速增长的背后,合肥的制造业尤其亮眼,“芯屏汽合”(音同心平气和)、“急终生智”(音同急中生智),备受关注。

          芯,即集成电路产业;屏,即新型显示产业;汽,即新能源汽车和智能网联汽车产业;合,即人工智能赋能制造业融合发展。急,即城市应急安全产业;终,即智能终端产业;生,即生物医药和大健康产业;智,即智能语音及人工智能产业。

          2021年,合肥市新能源汽车和智能网联汽车保持了高速增长态势,305家规上企业实现营收1095亿元。

          合肥的汽车工业要从上世纪六七十年代说起。

          1968年4月,一辆2.5吨的载货汽车在江淮汽车制造厂诞生,填补了安徽汽车工业的空白,也拉开了安徽向汽车大省出发的序幕。

          当时,为响应国家号召,安徽一群做水利的人利用自己的钣金和油漆技术,转行做起了汽车配件,并逐步开始研制整车。那时候,厂房和设备都很简陋,绝大部分工作要靠手工来完成,驾驶室完全靠手工敲,汽车只要能开着往前走就行。

          就在这种异常艰难的条件下,安徽第一辆载货汽车试制成功。经过多年的发展,合肥不仅已经成为汽车制造行业的重镇,而且在动力电池及智能相关的研发、制造方面,打造了良好的智能电动汽车全产业链。依靠江淮、国轩高科及与之具有产业关联性的企业,合肥逐步搭建基础,开启了新能源汽车之旅。

          2016年4月,蔚来与江淮汽车达成战略合作协议。2018年江淮蔚来合肥先进制造基地正式投产。其冲压车间采用全球顶尖液压数控技术,较传统生产线节能30%;车身车间拥有国内最新的全铝车身线,是国内首个轻量化车身(铝车身)制造车间,车间内整体自动化率达到97.5%。

          2018年,江淮蔚来合肥先进制造基地正式投产。 微信公众号@蔚来 资料图

          在蔚来第二先进制造基地中,冲压、车身、涂装和总装四大工艺车间的自动化、智能化程度,以及环保技术均达到行业领先水平。

          “这是在全球范围内首次采用AGV柔性岛的工厂,拥有18台定制的高精度AGV,实现高工艺柔性和高扩展性。”蔚来汽车相关负责人向澎湃新闻记者介绍,工厂铺设光纤90公里,集合专门开发的制造运营网络架构和基于工业互联网的数字化架构,利用微服务方式构建数字化应用,加速运营决策达成。

          从上市以来亏损、自我造血能力不足,到多地因不利舆论的压力放弃投资计划,再到2019年合肥抛来橄榄枝——蔚来与合肥政府的故事为人们津津乐道。此后,蔚来继续生长,而合肥也拿到新能源汽车赛道的“船票”。

          本土核心零部件企业的竞争力也在这个过程中得到持续提升。截至目前,合肥已相继实施了江淮大众新能源汽车、江淮蔚来新能源汽车、长安汽车二期等50多个新能源汽车相关产业项目,并集聚蔚来、江淮、国轩高科、华霆动力、巨一科技等上下游企业,形成了涵盖整车、关键零部件、应用、配套的完整产业链。

          “风投城市”的新型显示和集成电路产业

          在力挽狂澜救蔚来前,合肥已经成功押宝京东方、兆易创新。

          2000年以后,特别是实施“工业立市”战略后,合肥抓住承接沿海发达地区产业转移的机遇,引来海尔、美的、格力、长虹、TCL、三洋、惠而浦等一大批国内外品牌家电企业在合肥落户,迎来了家电产业发展的黄金期。

          家电产业离不开液晶面板,而在2000年以前,液晶面板技术主要掌握在日本、德国和美国手中,中国的液晶面板几乎完全依赖进口。家电造价就会高出对手一截,竞争力大打折扣。

          2007年前后,合肥投资京东方,借力液晶面板发展合肥电子行业。

          彼时的京东方,公司4.5代线、5代线都不理想,企业运营、市场销售也都不景气。合肥仍然决定下注。

          合肥京东方显示技术有限公司 微信公众号@BOE在合肥 资料图

          2009年,京东方6代线开工建设。以这一年为起点,合肥趟出了一条显示产业发展壮大之路,先后建成了国内首条TFT-LCD6代线、首条采用氧化物半导体技术的TFT-LCD8.5代线、全球首条10.5代线以及国内最大规模OGS触摸屏生产线……京东方的扎根引发了连锁效应,彩虹、康宁、三利谱、住友化学、法国液空等一批具有国际影响力的新型显示产业龙头企业纷纷入驻。合肥一跃成为全球最大的显示屏产地之一。

          产业协同带来了成本优化。而近几年来,伴随着集成电路需求的扩大,仅靠京沪深三地发展集成电路产业,已然不足以供给国内产业需求。

          合肥敏锐地捕捉到时机,将目光投向“缺芯”这个关键点。2017年,合肥市政府与兆易创新成立合资公司合肥长鑫,专攻动态随机存取存储器(DRAM)芯片研发生产。在合肥长鑫的引力下,大批半导体企业相继来到合肥。

          以京东方、维信诺为牵引,合肥的新型显示产业实现了“从沙子到整机”的全链条布局,是国内产业链最完整、技术水平最先进的集群,65英寸、75英寸大尺寸屏全球出货量第一。

          以长鑫存储、晶合晶圆等为龙头,合肥的集成电路产业引进集聚了联发科技、通富微电等一批重点项目,攻克了十纳米级动态存储芯片量产工艺,构建了从材料、设计、制造到封装测试的完整产业链。合肥“造芯”,2012年集聚企业20余家,产值不足10亿元;2021年,这两个数字已变成超350家、近400亿元。

          在新型显示产业的强势引领下,合肥的“芯-屏-端”联动发展。2021年中国大陆城市集成电路竞争力排行榜中,合肥位列全国第六,而智能手表、彩电、笔记本电脑等终端产品产量也进入全国、全球前列。

          “中国声谷”与科大讯飞

          除了新型显示器件、集成电路,合肥的人工智能也入选国家首批战新产业集群,智能语音入列国家先进制造业集群。

          当前,合肥人工智能产业链已集聚人工智能企业1500家,产业规模突破1000亿元,初步构建了从基础应用技术、底层硬件、数据计算到智能终端及行业应用的全产业生态体系。

          合肥的人工智能产业以科大讯飞股份有限公司(科大讯飞,002230)、华米科技为龙头,在智能语音、可穿戴智能终端形成国际领先优势。

          智能语音产业是合肥“无中生有”“小题大做”的典范。1999年,科大讯飞创立,中国语音产业从这里起飞。十年前,科大讯飞的语音技术在中文刚刚达到可实用的门槛,在过去10年中,科大讯飞把语音技术的优势从中文领域拓展到了全球的60多种不同语言,将人工智能技术从能听会说,进一步延伸到了能理解会思考。

          中国声谷与科大讯飞园区远景图。受访者供图

          科大讯飞最初的创业团队就来自于中科大人机语音实验室。2005年,为了进一步加强核心技术的投入,正式成立了“讯飞研究院”。

          “多年来,讯飞研究院一方面在语音识别领域保持创新引领以及系统产品迭代,另一方面也快速将深度学习框架推广至语音合成、语音评测等其他方向。”科大讯飞的技术负责人告诉记者,伴随着更多行业对人工智能产生的强烈需求,科大讯飞也陆续拓展及深入到更多的行业应用中,通过AI技术及其融合解决方案为各行业赋能。

          不单单是一个平台,更是在做生态。

          2021年9月18日,安徽省经济和信息化厅和科大讯飞联合打造、市场化运作的羚羊工业互联网平台上线。截至目前平台已集聚约1万多家服务商,用户总量超过24万户,服务企业达到55.7万次,平台交易总额接近30亿元,并入选国家级“双跨”工业互联网平台。

          比如,在淮河能源丁集煤矿,通过羚羊工业设备卫士平台实现了对通风机电机、轴承等关键部件14余种故障的精确识别,点检负荷下降80%、维修负荷下降30%,解决客户关键设备安全事故风险、运维成本高等问题。

          依托科大讯飞打造的合肥智能语音产业集群“中国声谷”,2021年实现主营业务收入1378亿元、入园企业达1423家,连续5年产值、企业数量增长率均超过30%,跑出了惊人的“声谷速度”。

          作为中国首家定位于人工智能领域的国家级产业基地,“中国声谷”在量子信息产业领域也有所建树。这里先后培育出国盾量子(688027.SH)、本源量子、国仪量子三家独角兽企业,其中国盾量子还是国内量子第一股。此外,集聚了中电信电子、国科量子、云玺量子、机数量子等头部企业。截至目前,共聚集量子企业共41家,其中量子核心企业13家,归上企业3家,上市企业1家,独角兽企业3家。初步形成了涵盖量子通信、量子测量、量子计算、量子关键元器件的产业链条。

          合肥制造,跑出加速度

          这十年,合肥制造跑出加速度。

          2012-2021年,合肥的规上工业增加值保持年均12.2%的中高速增长,年均增速高于全国(6.3%)近6个百分点。其中2021年规上工业增加值增长19.6%,居省会城市第2、长三角主要城市第2、GDP相近城市第1位。

          全球每新售出8台笔记本电脑,就有1台来自联宝科技。在联宝科技的“水星线”工厂,一台台自动化设备高速运转,员工们正紧张有序地忙碌着。作为联想在全球最大的PC生产基地,联宝科技成为合肥首个超千亿级制造业企业和全省首家进出口额破百亿美元企业。

          阳光电源股份有限公司(阳光电源,300274.SZ)的足迹,已遍及全球150多个国家和地区。这家“追光者”的成绩,只是合肥工业如日方升景象的一个缩影。阳光电源是国内最早从事逆变器产品研发生产的企业,2015年起出货量首次超越连续多年排名全球发货量第一的欧洲公司,成为全球光伏逆变器出货量最大的企业,2021年出货量全球市占率30%以上。始终致力于清洁电力转换技术自主创新的阳光电源,聚焦光伏、风电、储能、新能源电控、充电、氢能等新能源主赛道,截至2022年6月底,全球累计逆变设备装机超2.69亿千瓦。

          阳光电源逆变器生产车间产线正在有条不紊地运行。受访者供图

          合肥光伏及新能源产业从无到有、从小到大,发展成为合肥主导产业之一。目前,已经形成玻璃基板—多晶硅原料—电池片—组件—逆变器—储能电池—发电工程等较为完整的光伏产业链。

          近十年来,京东方三条高世代、晶合12英寸晶圆、维信诺AMOLED6代线、蔚来汽车总部、比亚迪整车生产基地、协鑫集成等一大批牵动性强、引领产业发展的重大工业项目相继落地,推动平板显示及电子信息、光伏、新能源汽车等产业快速形成具有竞争力的产业体系。

          而合肥的亮丽名片——家用电器产业,也是全市首个迈入千亿元产值的产业。合肥家电“四大件”产量连续10年居全国城市首位,市场份额占全国1/10,其中洗衣机、电冰箱占全国近1/4。传统制造也在加速转型,合肥累计培育智能工厂、数字化车间超1300个,1.7万家企业实现上云。

          合肥的超百亿企业从2012年的6家增加到2021年的13家。在重点企业的拉动之下,战新产业飞速发展。

          数据显示,2012年以来,合肥的战新产业产值增速始终快于规上工业,2012-2021年均增长19.2%,占全市规上工业的比重由2012年的24.4%提高到2021年的54.9%,对全市工业增长贡献率由2012年的30.5%提高到2021年的71.6%。

          合肥,从未停歇

          70年前,还是“小县城”的合肥,因“居皖之中”而成为安徽省会所在地。

          尽管合肥是农村改革的发源地之一,但是在改革开放的初期,其发展速度和成就并没有在全国凸显出来。

          工业曾长期是合肥的“短板”。新中国成立后虽从上海等地迁来一批工厂,但并无国家级大工业项目在此布局。

          1989年合肥首次将“科教兴市”作为全市发展的基本战略;2004年合肥被科技部批准成为国家首个科技创新型试点城市。几代人才聚首在科教的火把下,让更多的科技工程,在这里相继开展。

          2015年12月,是合肥经济发展史上具有标志性意义的一个时间节点,合钢公司冶炼业务宣告停产。这家成立于1958年的国有大型钢铁厂,长期位居合肥市最大工业企业之列。

          同在这个月,总投资400亿元的全球第一条10.5代液晶面板生产线在合肥动工,助推合肥迈向全球最大的新型平板显示产业基地。吐故纳新,这是合肥十年来深究产业方向,不断调整经济结构的缩影。

          2017年,合肥成为继上海之后全国第二个获批建设综合性国家科学中心的城市。科技成为合肥发展的强动力。已有、在建和预研大科学装置12个,能源、人工智能、大健康研究院组建运行,国内首个深空探测实验室投入运行。“悟空探秘”“墨子传信”“铁基超导”“九章计算”等一批国际领先重大原创成果相继问世,跻身全球科研城市榜前20,世界区域创新集群百强。

          十年来,合肥的战略科技力量持续壮大,国家级高新技术企业由2012年的615户增长到2021年的4578户,增长6.4倍,科创板上市企业14家,居省会城市第4位。

          合肥创新成就了创新合肥。而关于未来的想象,合肥从未停歇。

            责任编辑:孙扶
            图片编辑:蒋立冬
            校对:施鋆
            澎湃新闻报料:021-962866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1
            收藏
            我要举报
            评论0
            发表
            加载中

                    扫码下载澎湃新闻客户端

                    沪ICP备14003370号

                    沪公网安备31010602000299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1120170006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沪B2-2017116

                    ? 2014-2022 上海东方报业有限公司

                    反馈
                    人妻献身后的堕落

                        <noframes id="7tvxt"><pre id="7tvxt"><ruby id="7tvxt"></ruby></pre><track id="7tvxt"><strike id="7tvxt"><strike id="7tvxt"></strike></strike></track>

                        <pre id="7tvxt"></pre>

                        <noframes id="7tv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