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frames id="7tvxt"><pre id="7tvxt"><ruby id="7tvxt"></ruby></pre><track id="7tvxt"><strike id="7tvxt"><strike id="7tvxt"></strike></strike></track>

      <pre id="7tvxt"></pre>

      <noframes id="7tvxt">

          澎湃Logo
          下载客户端

          登录

          • +1

          不期而“阳”|妻子阳后,我感受到“家庭挤兑”

          南庄
          2022-12-27 21:06
          来源:澎湃新闻
          ? 绿政公署 >
          字号

          【编者按】

          一轮感染潮扫过,不少人“阳”了,还有不少人没“阳”但要关照身边或亲近。

          芸芸众生,肩上都是自己在全力奔赴的生活。

          欢迎向《不期而“阳”》专栏投稿,讲述您的疫中故事,无论是关于“阳”的自己,还是周边的“阳”人“阳”事。(投稿邮箱:tougao@thepaper.cn

          看见彼此,焦躁的心也能得到些释放和宽慰。

          早上刚起床,还穿着睡衣的妻子就缩进沙发转角处,“全身骨头酥麻,我不是阳了吧?”

          正准备去上班的我,有点猝不及防——昨晚刚答应今天顶替一个突然“阳”了的同事睡在单位值夜班。另一个猝不及防的原因是,我没准备好承担家庭主夫的角色,妻子包干家庭任务很多年了。“你今天再观察下,如果症状加重,我就回来。”

          到中午,妻子开始发烧,身上作痛,虽然抗原还是阴性,但也确信是中招了。

          怎么感染的?我猜测可能在商场感染的,前一晚,我们一家三口刚去买了东西。妻子是另一种分析,可能是顺道搭载邻居女儿去上学时感染的,邻居先一步也发烧了。不过,原因也不重要,“新十条”出台已经八九天,我们在情绪上都接受了迟早会阳。

          有症状第四天时,妻子抗原阳了。

          作为密接的我开始了一周多的居家隔离,更重要的是居家服务两位家庭成员:妻子居家隔离外,孩子也开始居家网课——上海宣布中小学校(初三、高三除外)全部调整为线上教学。

          这一周的生活,每日是密不透风的流水账:不到七点起床、做饭,拖起赖床的孩子穿衣洗漱,饭后监督着上各种网课、顺道帮忙找卷子和检查对错;中午做饭洗锅;下午继续监督着上网课;傍晚做饭洗锅;晚上陪着完成老师布置的各种作业和任务——中间穿插着在手机上处理各种工作。到晚上九十点钟,把孩子整上床睡觉了,终于有了自己的整块时间,坐下来干些重要的工作——各个群凌晨也是“灯火通明”,消息不断。

          妻子阳后就在房间隔离,偶尔出来上卫生间也戴严口罩,我就帮着送饭送水送些必需品,也不算太忙累。只是隔门说话不便,喊叫几次后改用电话沟通:在几十平方米大的空间里,我们分处在不同的房间,电话谈论着关于另一个房间的事。

          居家这段时间,第二头疼的事,是陪孩子上网课。我的想法是,应该培养他的独立性,所有事情自己搞定,不能大人陪在旁边帮这帮那。但一年级的孩子虽然小,却很不让人省心——毕竟是电脑摆到了一个男孩子面前。

          趁着我走开,他就偷偷开出各种无关的页面,到处点击滑动。每次听到我走近的脚步声,小手唰地一滑切到网课页面,然后转头定睛看我,“爸爸应该没发现吧?”要么是我离开刚一会,老师的微信就来了:孩子为什么没开摄像头,是不是跑开了?你们孩子在电脑屏幕上乱画,所有同学都能看到……

          在房间里隔离的妻子,认为我所谓培养独立性的说法是给自己把弄手机找借口,经常忍不住戴着口罩出来呵斥我,“你真是不靠谱。”

          说个题外话,现在孩子(在公立学校)的课后任务真够多的,每天要完成各种(作业)并拍照、录音、录像上传App,还要打卡各类小任务。有天帮孩子下载卷子,一下子下载了十几份,这还只是两门课程的。需要游走在QQ群、微信群、各类App上对接信息,幸好孩子熟悉,能够对应到每个任务。

          儿子某日课表

          第一头疼的,是做饭问题。每次监督上课的紧张刚结束,马上在饭点产生焦虑:要吃啥、能做啥?我很久没正经下厨了,日常除了做点面食,其他都已生疏,必然跟不上妻子、孩子的要求。开始吃了几顿外卖,腻了,觉得还是要自己动手做一些。一次按照妻子指示,高压锅炖筒骨,问题就来了:焯水时候放哪些佐料?蒸煮时候放哪些佐料?高压蒸多久、从开火起算还是喷气起算?配菜什么时候放、放了后再蒸几分钟?什么时候放盐等调味?……

          妻子又呵斥我,“快问一百次了。”“有回答你的功夫,我自己起来做好了。”有天她还微信发我一个抖音视频,一个临时的家庭主夫频频到床前细问妻子各种物料放在哪里,最后妻子受不了怒吼,“你大吼三声。”

          嗯,奥密克戎“家妻株”的一个典型症状,就是经常呵斥老公。

          我后来干脆不咨询了,也不去对标妻子那套流程,根据自己残留的经验记忆和判断做饭,证明效果还不错。

          虽然不信邪,但是也买了一罐黄桃罐头,讨个彩头。

          生活的同时,工作不能落下,幸好相当部分可以靠手机完成。然后是同事不时来信息,“马上元旦了,我们开个视频会议,讨论下跨年……” “春节的,到底是提回家过年呢还是要规避,有什么想法……”领导也不时打来电话,“有个事,看我发你的微信”,临末再提醒,要记得及时看信息,“我注意到你有几条还没看。”

          人生快转时,情绪也悄然变化。和同事微信沟通着,忽然对方回复道,“没人和你对立争吵什么”“你那么大火气干什么”。我一怔,我没发火气啊。大概是回复的速度密度、微信的字里行间,已经灌注了火药味,只是自己没意识。

          于是,每天都盼望着、盼望着……

          第六天时候,老婆抗原测出阴了,忍住激动的心,“明天再测下,要连续两天”。次日一测又是两道杠,不肯相信,“测得准吗,要不要再做一个?”最后考虑到抗原数量有限,次日再做。

          折腾到第九天,妻子终于抗原两连阴,除了身体虚弱、劳动就喘外,也没太多症状了。

          妻子两连阴后第一天正是圣诞节,我和孩子测了抗原,还是“天选”。抗阳家庭,没来得及营造任何圣诞氛围,两个一道杠权当礼物吧。

          经此一疫,心有感触:

          被动和妻子彻底换位体验,第一次将整个家务、娃务扛在肩上,还得跟在孩子的节奏里,确实很累很累。切切实实理解了妻子日常的辛苦,这里请允许我补上深深的感谢。

          也发觉家庭真是一个非常脆弱的单元,一遇意外,就摇晃得厉害。如我们一家三口,日常各有分工,运转还算稳定,一旦有个人突然不能运转,家庭能力立即被“挤兑”,然后就是兵荒马乱。特别感谢苍天悯人,我和孩子到目前还是天选之阴。否则我也阳了,家庭生活就得瘫痪。

          生活属实不易,但愿疫情早日滚蛋。

           

            责任编辑:崔烜
            图片编辑:李晶昀
            校对:徐亦嘉
            澎湃新闻报料:021-962866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1
            收藏
            我要举报
            评论0
            发表
            加载中

                    扫码下载澎湃新闻客户端

                    沪ICP备14003370号

                    沪公网安备31010602000299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1120170006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沪B2-2017116

                    ? 2014-2022 上海东方报业有限公司

                    反馈
                    人妻献身后的堕落

                        <noframes id="7tvxt"><pre id="7tvxt"><ruby id="7tvxt"></ruby></pre><track id="7tvxt"><strike id="7tvxt"><strike id="7tvxt"></strike></strike></track>

                        <pre id="7tvxt"></pre>

                        <noframes id="7tvxt">